遵义宇联贸易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0852-6428935
邮箱:service@laizhengli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浙江奢侈品消费能力强 本土奢侈品品牌离我们有多远?

编辑:遵义宇联贸易有限公司  字号:
摘要:浙江奢侈品消费能力强 本土奢侈品品牌离我们有多远?
近日,世界奢侈品协会最新官方报告出炉,在中国奢侈品消费能力排行中,除北京、上海、广州外,杭州、温州、青岛的奢侈品消费能力占据了前三强。

一直以来,浙江人与奢侈品品牌的关联密切,除了消费能力强之外,不少奢侈品还被打上了浙江制造的烙印。如今,随着全球化竞争加剧,更多的浙江人在成为奢侈品品牌拥趸的同时,一些企业还开始了由产品到本土奢侈品品牌打造的“惊险一跳”。

奢侈品“乐土”

浙江的奢侈品消费市场多大?有这样一个说法。一到周末,杭州大厦门口就会出现许多浙C、浙G等等牌照的高档车,把车钥匙交给门口代客泊车的人之后,车里的客人便会进入商场各个奢侈品专柜,看到喜欢的就买下,在单个专柜一掷几十万元也是司空见惯的事。

除了杭州大厦,目前杭州大部分奢侈品专卖店的销售额在全国也是名列前茅,其中,高级化妆品、高级时装、高档家具等的销量都十分惊人。

去年年底,中国国际奢侈品暨高端私人定制服务展览会连续第三次在杭州举行,会上汇聚了豪宅、名车、手机、珠宝、玉石、高档家具、顶级艺术品、酒、茶、私人会所、私人理财服务等一系列产品,前往捧场的人和展会主办方预想中的一样——应者云集。

记者发现,目前在浙江,奢侈品消费的主力军是3部分人:比中产阶级更富裕的浙商、团购客户群以及具备一定经济实力的白领和富二代。事实上,由于被赋予了身份与财富的象征,奢侈品也始终吸引着众多财富人士成为其忠实的粉丝。

“正是由于被贴上了这样的标签,导致许多消费者都是为了挣‘面子’而购买奢侈品。”有观察人士表示。而这一点,即便到了现在,在奢侈品购买者当中也还是非常普遍。在一家IT公司任职的黄明表示,自己把车从别克换成奥迪,把包从老人头换成了登喜路,只是希望得到一种认同,说明自己已经成功进入了“成功人士”的范围。

和黄明类似,28岁的詹青青月薪5000多元,是杭州众多白领中的普通一员,工作不过3年的她竟然已经有了3只价值不菲的香奈儿包包,尽管每只包都“攒”得很辛苦,但詹青青觉得乐在其中,用她自己的话说,衣服可以穿几十块钱,包包则必须是正货,因为这是生活品味的象征,至于为什么是香奈儿,完全因为自己是这个品牌的忠实拥趸。

“贵族品牌”中的浙江制造

而詹青青们不知道的是,时至今日,这些她们用血汗钱换来的昂贵包包,很有可能就来自于自己身边的某一家箱包企业。导报记者了解到,由于生产成本高企,近年来许多奢侈品品牌都把生产线搬到了中国,而浙江也成为它们的诸多选择之一。

位于杭州的盛宏服装有限公司即是一家业内闻名的奢侈品代工厂。据了解,该公司从1999年起开始从事奢侈品品牌代工生产,先后代工生产过意大利奢侈品牌阿玛尼旗下的ArmaniJeans、ArmaniExchange系列,以及该品牌成衣中的最高档系列。且除阿玛尼外,盛宏还为全球十多家顶级奢侈服装品牌代工,包括世界上最昂贵的礼服和内衣品牌。

无独有偶。温州的服装企业夏梦也代工了意大利顶级品牌杰尼亚,9年前,夏梦还与杰尼亚集团合股组建了中意合资夏梦·意杰服饰有限公司,双方各占一半股份。而除了杰尼亚之外,全球十大顶级男装品牌有一半左右都在夏梦工厂进行生产。

刘文的公司总部设在杭州,也是奢侈品代工生产商之一。尽管不愿意透露代工的奢侈品品牌名称,但她表示,企业进入奢侈品代工行业后每年的销售额不错,目前,客户已经涵盖了欧洲20多家奢侈品厂商。

记者了解到,目前在浙江,有为数不少的企业为国际奢侈品牌代工生产,它们规模或大或小,或是直接订单或是二道单,或生产成品或只做某一道工序,赚取的只是其中的部分加工费,而这些在浙江生产的也许是Amani、BOSS、Gucci等品牌输出国门之外,换一个标牌,再大举进入中国后,价格则就变成了单件2万、3万元甚至更高。

本土奢侈品牌的“惊险一跳”

如今,在不少人看来,中国制造的核心问题无外乎是:只会制造产品,而不会制造品牌。这一点,在浙江制造企业身上也不能例外,外贸OEM企业如此,大多数内贸制造企业同样如此,这主要与此前30多年经济处于“恢复性增长”的历史阶段有关。

而随着全球化竞争的加剧,越来越多的浙江企业已经不再满足于只做被人牵制的“牛”,而选择做那个“牵牛的人”。记者留意到,面对方兴未艾的奢侈品消费市场,一些企业也开始积极探索打造本土高端消费品牌。

夏梦就是其中一例。

多年前与杰尼亚集团的合作就是其做强自主品牌的第一步。“当时人们对国际化这一大背景概念并不十分熟悉,我们抓住了这一先机。”董事长陈孝祥认为,在帮国外高端品牌做贴牌生产中,学习他们优秀的经营模式、运作方式和管理手段等,促进自身与国际市场的接轨,对打造自主品牌有着重要意义。目前,夏梦已经成为国内高级男装品牌的领导者之一。

然而,尽管诸多企业都有了相关意识,但要打造属于自己的世界级奢侈品牌,显然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“世界级奢侈品牌必须属于世界,也就是说,它是为世界各国的奢侈品消费者提供服务,拥有全球相对固定的消费者与消费份额,要做到这一点,必须迎合全球消费者心理和需求,对一个企业来说是很大的考验。”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代表处执行长欧阳坤表示。

北京大学时尚奢侈品管理项目总监严骏则认为,国内很多品牌的缺陷是国际化前瞻观念太低。“国内品牌应该多挖掘自己独特的,有历史、文化内涵的东西。此外,也应该认识到,做新奢侈品牌小小的投入是做不起的,还要耐得住寂寞,因为短期内是很难打造出国际化品牌的。”
上一条:职业性中毒事件 多发于皮具三无小作坊 下一条:箱包行业相关政策